您的位置:返回首页 >> 另类小说 >>

[女高中生来地下拳赛做户外直播真的没问题吗?](03)[作者:anjisuan99]

[女高中生来地下拳赛做户外直播真的没问题吗?](03)[作者:anjisuan99]
字数:76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三

  铛!

  这是第一轮结束的锣声。

  就在双方剑拔弩张,马上要拼个你死我活的时候,第一轮竟然结束了。我松了一口气,赶忙上去劝劝阿凯,叫他不要把事情搞大。

  还算顺利,我毕竟是阿凯的大哥,阿凯马上冷静了下来,表示完全是自己太疏忽了,而且踩碎人家的手机这种事确实有点过分。

  真乖!搞定了一方了,剩下就是另一方。

  我挤过人群,到了擂台另一角,小瑶抱着膝盖默默坐在笼子一角,一个人前来的她并没有人递来水和毛巾,显得孤零零的,有些可怜。小瑶有点泛红的大眼睛瞪着我,看我走了过去,又垂下目光,气鼓鼓的说:「你来干嘛,你那个流氓弟弟让你来笑话我么。」

  「大主播了,别这么容易生气嘛。」对付这种未成年人,大概还是得哄着吧。
  「主播个屁!手机都被你们砸了!」小瑶恨恨地说,眼睛盯着自己的鞋尖。
  还是个小孩子嘛,我心里想着,刚才台上看着那么吓人,实际上就是赌气嘛,既然这样就好办了,我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哎呀,我也没想到我那个弟弟那么痞。这样,你这场比赛就用我的手机来播,等下结束了,我们赔你一个新的,最新款!」

  小瑶明显被说动了,抬起眼睛看着我,吸了吸鼻子,「哼,敢不赔我!」
  「不敢不敢,的确是阿凯做得不对。」我赔笑。

  「这还差不多。」

  嗯,安抚得差不多了,该说正事儿了:「小瑶啊,下一轮我让阿凯和你点到为止,你也别和人家拼命了,觉得差不多挡不住了就drop掉吧——」

               铃铃铃——

  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第二轮开始的铃声打断了,小瑶马上站了起来,由于擂台很高,我的眼睛此刻就正对着小瑶的细细的脚踝,我仰头看过去,问她:「你听到没有啊,我刚才说的——」

  小瑶低头看了我一眼,露出有些神秘的笑容,嘴唇一动,说了什么——但震耳的铃声和眼前两条从这个视角看出去修长无比的腿让我完全没有明白她说了什么。

  比赛开始了。

  大屏幕上又亮起了直播画面,滚动地弹幕比之前更加密集了:刚刚发生了什么、对方就是个流氓啊、小瑶加油、对面素质太差了……

  这一轮的计划我早就跟阿凯说好了,既然想让对方投降,又不想把对方打得太狠,那把对方擒拿住就是最好的办法,让对方明白自己已经不能反抗,自然就会giveup。

  果然,阿凯也贯彻着我的计划,在简单的试探之后,直接闪身到了小瑶的面前,伸出强壮的双手打算直接抱住对方。被这样一双手臂缠住,运动神经再发达的女高中生都无法挣脱。阿凯这次突进十分突然,留给小瑶的反应时间非常之短,虽然刚刚已经见识过她那惊人的速度,但是此刻也无法让她完全躲开,还是进入了阿凯两条铁臂的环绕,小瑶见来不及闪躲,左腿便后撤一步,臀部和大腿发力,狠狠的用膝盖撞着阿凯的小腹。

  小瑶的膝击的力量的确出乎阿凯的意料,这个纤细的大腿居然有这么强的爆发力,阿凯感觉自己小腹的肌肉被膝盖顶得陷进了身体里,一阵绞痛传进了大脑,吃痛的阿凯不由得弯下了腰,手臂上的力气也松了下来。

  小瑶一击得逞并没有鲁莽地追打,大概也是明白自己虽然偷袭成功但是以阿凯的身体素质自己牟足了劲的膝击也就是痛几秒钟的事情,再缠斗下去恐怕就没这么容易了。便抓住了阿凯松懈的这个机会,一矮身从怀里钻了出去——天真!台下的我看着阿凯被结实地挨了这一下并没有失望,因为我知道这是在他的考虑之内的。或许确实没有想到小瑶的膝盖这么狠,但是对方会用膝击反抗这个可能性早就考虑到了。果然,阿凯并没有犹豫,忍着痛反手一抓,就抓到了正要多躲开的小瑶的肩膀,再向后一拽,小瑶被大力带动,转了半圈,被阿凯从背后抱住,提了起来。

  这个熊抱,应该是绝杀了。我心里早就下了判断。从背后被敌人限制住,一是因为看不到对手的动作,二是受到人体关节的限制,很难向自己身后造成有效杀伤,所以基本上是没法逆转的局势。

  通常情况是这样的。但我忘记了铁笼格斗的特殊性。

  处在擂台边缘的二人离两人高的铁丝编制成的墙壁仅有半米之隔,小瑶借着被阿凯抱起来的速度,伸出腿蹬在了铁丝网上,两条腿发力一蹬,让阿凯不由得退了一步。

  「就算这样你又能怎么办?」阿凯心想着,自己就算被顶开,对方也应该逃不出自己的控制。

  但这个女孩子的计划显然不止于此,借着踩在铁丝网上的反弹力,小瑶腰肢扭动,借着自己被抱住的肩膀为支点,整个人竟然鱼跃了起来,腾在半空,好像在跳一支华丽的舞蹈。

  地上的阿凯感觉自己被狠狠地向后推了过去,后撤的步法并没有跟上偏离的重心,整个人开始带着自己抱着的小瑶向后倒下。

  真是难以置信的柔韧度,我惊讶得合不拢嘴巴。脑子里开始担心,这个小瑶,究竟有没有听我的?

  砰~ !沉重的撞击声让我回过神来,阿凯带着两个人的重量,后背狠狠地撞在了地面,一瞬间,阿凯只觉得心脏都猛地收缩了一下,浑身的血液都涌了过来,心口火辣辣地发热,眼前有些发黑——「哈——」阿凯仰面躺在地上,他并不是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强迫自己深深吸气,调节呼吸,但这个呼吸连一轮都还没有调完,两条白影就出现在自己头部上方,压了下来。

  糟糕,阿凯心里想,转头看过去,小瑶的上半身已经死死抱住自己的左臂,胯部和大腿像蛇一样缠在自己的肩部关节,整条腿都压在自己的胸口。

  「呐呐,大个子,这个好像叫什么柔术来着,听说被锁住就完全没办法挣脱了呢~ 」小瑶看着自己身下的大汉,得意洋洋地说。

  「你放屁,哪有——」阿凯试着挣扎起来,但稍微一用力,一阵剧痛就从自己的肩膀关节处传来,小瑶的胯部往上一顶,夹着他胳膊的两条腿和她的身体就会变成一个撬棍,死死卡住阿凯的胳膊——似乎理论上来说,这的确是无法破解的控制。

  「哇,肯定很痛的吧……我都没怎么用力,你就叫这么大声——」小瑶咯咯笑着,似乎原先的阴霾一扫而空,她十分享受这一刻的乐趣。

  这是十字固,台下的我认出了这个技术,所谓「中了招就不可能挣脱」的柔术技巧,令我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一个普通的高中女生会这么狠毒的格斗术?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台上的阿凯被小瑶的双腿扭着肩膀惨叫起来。

  「说起来,这是我第一次用这招啊……只是见格斗社团的人示范过,没想到这么厉害啊……」小瑶一边折磨着自己腿下的阿凯,一边悠闲地自言自语着。的确,小瑶是个难以置信的运动天才,无论是排球、足球的动作,看过一次就能学会,复杂的舞蹈动作也可以稍微练习一下就熟练地表演,这也是她之所以能在学校全体育项目制霸的原因之一,只是尴尬的一点是,她并不知道这逆十字固成功之后,自己还能做些什么……

  「那个,大个子啊,我好像不会之后该怎么办了呢,」小瑶的语气有些为难,「你这样也挣脱不开,要不然就认输吧,在这里干耗着也没用对吧,毕竟胜负应该很明显啦……」

  「你给我闭嘴!」阿凯用还没完全恢复的喉咙嘶哑地吼着,一边又开始挣扎,两条腿愤怒而徒劳地踹着地板,发出沉闷的响声。

  「看来你不想结束嘛~ 那好吧,你稍等一下哦,我看看能不能试出来应该接的招数,嗯,这样呢?」小瑶说着开始尝试扭动自己各个部位的,试着用不同的地点发力,「啊,好像不对——这样呢?哎哎也不对——」

  这可苦了被当做练习用具的阿凯,每一次小瑶奇怪的扭动姿势,都会对阿凯造成或大或小的痛苦,好像应和着小瑶的姿势一样,每换一次动作,阿凯都会发出一声惨叫——「啊!啊!不!」

  看着台上被单方面折磨的阿凯,我心急如焚,事情和我想的完全不一样,如果说第一轮是阿凯自己疏忽大意,被对方偷到机会,那这一轮小瑶的实力和前面相比简直天壤之别,不光有跆拳道的功底,竟然还会用柔术,天知道这个女魔头还有什么格斗术没有用出来。

  我咬着嘴唇,已经不忍心看台上那个被女孩子花式扭关节的弟弟了。我的大脑疯狂旋转,思考着对策,没错,上半身的动作都会被对方的腿和胯部的杠杆锁住,被抓住的手不用说,另外一只手也没机会推开胸口的大腿,下半身呢?双腿虽然自由,但完全没有用武之地,只能像阿凯那样可笑地捶打地面——那头部呢?四肢和身体肯定已经被对方锁死,只剩下脑袋了吧,我抬头死死盯着两人:「啊啦,这个好像也不对——喏,这个,这个刚刚试过了,听你的叫声就知道了……」小瑶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认真地在探索十字固的后续招数,但不论是什么原因,阿凯已经快要不行了,他觉得自己的脖子和肩膀已经被自己身上的这个女生摧残得要到了崩坏的临界点了,他另一只手徒劳地拍打地面,双脚也无谓地乱踢。
  咦?怎么停下了?就在阿凯痛得两眼发黑的时候,小瑶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
  「嗯,大个子,你能不能帮我提一下袜子……」小瑶小声地说着,「啊,虽然是很唐突的要求,但是!我的袜子好像又要掉下去了。」

  阿凯看着自己胸前的小瑶的双腿,的确,黑白条纹的裤袜在刚才的战斗中已经掉到膝盖之下了,冰凉的膝盖正顶在他的下巴上。「快点啦!」小瑶催促的同时又顶了顶胯部,让阿凯痛叫起来,「快点快点!这样很不舒服的说!」阿凯在长时间的剧痛折磨下,已经有点畏惧小瑶了,无奈便用另外一只手伸过去把裤袜提到原本的位置,换做平时,这绝对是一个香艳的遭遇,但此刻的阿凯早就无心关注这些多余的事情——「谢谢你!我们又可以继续了!」小瑶开心地拍了拍阿凯的头,再次开始了她的「十字固技巧学习」。

  阿凯也又一次开始有节奏地惨叫起来。

  ——留给我的时间已经不多,阿凯就快要不行了,我看着他的脸,他的嘴里都狼狈地流出涎水来了。

  嘴里?

  对啊!我灵光一闪,站起来对着阿凯大吼道:「咬她!咬她的腿!」没错,常识上可以用来格斗的部位确实都被废掉了,但是嘴巴,牙齿,就是这个十字固的盲点!送到嘴边的目标,不可能有失误,被咬疼的对手绝对会一时松开控制,那时候就是阿凯的反击之时!

  阿凯和小瑶应该都听到了我的呼喊,但无所谓了,小瑶就算听见了,也没法做出应对,如果把腿抬起,无疑就是放弃了擒拿,阿凯也就顺利逃出生天了。
  虽然有点丢人,但是这是地下格斗!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不为过!

  阿凯也明白这个道理,抬起头张嘴就对着自己眼前的这条少女的大腿咬了下去。

  成功了!

  「哎哟哟哟!疼疼疼!」小瑶被咬的发出搞笑的怪叫。

  但是马上被阿凯更凄惨的尖叫压了过去:「啊啊啊啊啊啊!!!!——」
  什么?骗人的吧?

  我看着擂台上吃痛的小瑶下意识地绷紧了全身的肌肉,胯部猛然发力带着身子向着另一面扭了过去——而身体自然也带着阿凯的肩膀扭了过去。

  「喀!」小瑶清晰地听见自己的胯下和怀里抱着的胳膊传来了清脆的破裂声,而阿凯,从他克服了自己喉咙的伤痛而发出的仍旧撕心裂肺的惨叫来看,这声音显然是从自己的骨头里传出来的。

  「啊,好痛好痛,怎么还咬人的嘛,臭流氓!」小瑶捂着自己被咬的大腿站了起来,一边还「嘶嘶」地吸着冷气,「你咬人你自己叫什么啊你?」但是看着地上捂着自己一侧胳膊打滚的壮汉,小瑶好像明白了发生了什么。

  是的,因为大腿被咬而吃痛的小瑶,下意识地用了全身的力气加强了十字固,直接把阿凯的胳膊扭断了……

  看着阿凯挣扎着起身,左臂空落落地悬着的时候,全场的观众才明白发生了什么,这个有着钢铁肌肉的熊一样的男人,已经被这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女高中生给狠狠地打败了。

  全场爆发出了惊人的欢呼声,简直要把我震晕过去,所有人都举着双臂,呼喊着这个女人的名字:「小瑶!小瑶!小瑶!」

  而大屏幕上,直播弹幕则几乎盖住了画面,观众似乎已经不仅仅是小瑶的粉丝那么多了,大概整个直播网站的观众,都被这难以想象的比赛和结果吸引了过来,全部都在刷着小瑶的名字……

  台上。

  阿凯半跪在台上,低头喘着粗气,完好的右臂支撑着身体,正吃力地克服剧痛,以维持神志清楚。阿凯是一名斗士,他的确有着斗士的毅力和勇气,被扭断一条胳膊的他,仍然维持着自己大脑对身体的掌控。

  小瑶站在他的面前,环顾四周,看着台下的观众为她热烈地欢呼,一种前所未有的喜悦浪潮将她吞没了,她举起双臂,拥抱着空气,似乎是在感受这种荣耀和自豪,这比运动会或者舞蹈表演获得的欢呼庞大太多、热烈太多了。

  再转头看着跪在自己脚下的所谓的地下拳赛擂主、这个可怕的格斗新星,一种更加阴暗邪恶的控制欲悄悄在心里滋生着,这种愉悦虽然不如观众的欢呼那么直接、奔放,但是更加持久、更加深刻。

  一个黑暗的计划在她脑海里浮现了。

  小瑶彻底爱上了这个地方。

  台下观看的我,觉得这个女生一下子陌生了起来。

  「放弃吧,大个子,」小瑶双臂抱在胸前,低头俯视着还在艰难喘气的阿凯,「你已经输给我了,输给了一个女高中生——」

  够了!阿凯心里大吼,但是喉咙像堵住了一样,发不出声音。

  「——地下格斗的拳手,大概比职业拳击手什么的还厉害吧,」小瑶轻蔑地笑着,「不知道输给一个从来没打过比赛的女主播是什么感觉,肯定很耻辱吧,哎呀,换做我的话,恐怕已经不想活了呢……就是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羞耻心啦~ 」

  阿凯被挑衅的话语重新点燃了怒火,但是这怒火虽然冲击着自己的身体,但是这个刚刚受到重创的身体却无力承受这份冲动。

  「行啦行啦,我也不想再欺负你了,快认输吧,叫什么来着,giveup是不是嘛,」小瑶根本实在自说自话,似乎没注意阿凯越来越剧烈的喘息,那是积攒的愤怒的将要爆发的征兆,「说一声就好了啊,『我giveup啦,真的被小瑶打败啦』之类的就好了嘛。」

  阿凯再也无法忍受这种羞辱了,怒火麻痹了他浑身的疼痛,令他忘记了失去左臂的伤悲,他此时此刻,心里唯一的念头就是用他仅剩的右臂,挥出全力的一击,打碎这个本应该是脆弱的花瓶的女生。

  是的,我是钢铁,是不会被花瓶击倒的!阿凯喉咙发出吓人的嘶吼,撑在地面上的手臂抬了起来,这是孤注一掷的一击,就算自己伤成这样,阿凯也相信自己十成力量的攻击可以击溃对方。

  明明就那么弱小,为什么会这样!阿凯心里怒吼着,拳头攻了过去。

  却扑了个空。

  「噗哈哈哈哈哈,」小瑶向后一闪轻松拉开了距离,捂着小嘴笑得不停,「我说啊,你真的觉得这种预兆这么强烈的白痴进攻可以打到我么?我给你示范一下吧。」话音未落,小瑶就抬起腿来,白色的鞭子带着红色的皮鞋狠狠抽打在阿凯的脸颊。

  「呃啊!」阿凯好像被抽了耳光一样头猛地歪倒一边,嘴里泛起血腥的味道。这一脚踢得十分狠了,小瑶明显是用足了力气。

  「还有这边呢!」还没等阿凯反应过来,小瑶又扭回身体,整个身子带动另一条腿抽打了过来。

  砰的一声,这一脚比上一次攻击威力又大了许多。就算对方是一个女学生,这种带动全身力量的踢击命中头部也足以让阿凯这种壮汉叫站不稳脚步,加上阿凯已经连受重创,这一下直接把他再次踢倒了下去——不幸的是,不知道是小瑶有意还是无意,正是阿凯骨折的胳膊着了地。钻心的疼痛再次席卷了阿凯,他强忍着让自己不发出太凄惨的嚎叫,躺在地上浑身都在因忍耐而抖动。

  红色的松糕鞋出现在眼前。

  不,不要再来了。阿凯心里有一个微弱的声音乞求着。

  不过并没有恐怖的踢击袭来。取而代之的是粗糙的鞋底踩在了阿凯的脸上,鞋底摩擦着皮肤的刺痛相比之前的殴打带来的痛苦实在小了太多,阿凯终于有了喘息的机会——虽然是以被小瑶踩在脚底下这种屈辱的姿态达成的。

  小瑶轻轻踢了踢脚下的阿凯的脑袋,调整了一下阿凯的视线方向,「嗯,你不是我的粉丝吧,这是我的直播画面呢。」小瑶的声音在阿凯的头上传来,阿凯被踩着强迫看着大屏幕,弹幕覆盖了几乎所有画面,所有人都在刷着小瑶的名字。
  哼,我还以为是什么。阿凯想着,就让我看这个吗?

  「白痴,你不奇怪吗?你应该已经踩碎了我的手机了呐。」小瑶像踩着一个足球一样让阿凯的脑袋在地上滚来滚去,「喏,你看这个手机眼熟吗?」小瑶说着把我借给他的手机扔在了阿凯的脸上,「嘛,阿渊应该对这个结果很满意了吧,毕竟赔率肯定高得吓人哎。比你这个白痴打一周的拳加在一起赚的还多,哇,不知道够我们两个花到什么时候。」

  阿凯冷冷哼了一声,我信了你的狗屁话!这么幼稚的谎话还想骗我吗?
  小瑶看着阿凯不为所动,开心的笑了起来,「嗯,看来你还不明白自己已经是个笑话了呐,那就让我来提醒提醒你!」言毕,把踩在阿凯头上的脚放了下来,突然踢在了他的右腰的软肋上!

  阿凯觉得自己的内脏都在剧烈地抽搐,剧痛撕裂着他的身体——「呐呐,阿渊好像跟我说的就是这里的啊……好像没什么用啊……再试试!」小瑶咬着手指皱眉思考了一下,然后又挥起长腿踢在了阿凯的旧伤部位。

  「咳啊……」喉咙一热,阿凯咳出了红色的液体,手捂着自己的挨打的地方,在地上缩成一条虾,呻吟着。

  小瑶看着地上的阿凯,并没有继续对他进行踢打,而是在他面前蹲了下来,伸手温柔地摸着阿凯的脸,俯下身把嘴凑到了阿凯的耳边,轻轻吹了一口气,柔声说:「你还没明白该结束了吗,你哥哥可是很希望你在这里放弃呢,他也不想让你受太多痛苦,你好好想一想,他为什么让你第一轮尽量压着力气,你又为什么在第二轮被我禁锢住,最关键的是——」小瑶把声音压得更低,「你听了谁的话,让你用嘴咬来脱身?」

  小瑶柔媚的声音混合着呼吸吹拂着阿凯的耳朵,但是说出的句句话都像利刃切割着他的心,「所以放弃吧,步凯,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而且完成的很不错呢,呵呵~ 现在的你,连垃圾都不如了呐。」小瑶像说出某个常识一样,平淡而缓慢地宣判。「你可能不会听我的话,但是你哥哥一会也会这样劝你的,垃圾就要有垃圾的样子,废物就要认识废物的命运哟。」

  邪恶的谎言像毒气一样浸透了阿凯的意识,超乎常理的处境让他慢慢相信了小瑶的言辞。现场给对手的欢呼震耳欲聋、头上的大屏幕全是小瑶的名字,自己在不知多少观众的注视下,被高中女生打断了胳膊,踩在脚下。这噩梦一般的场景,对一个年轻的拳赛新人来说是巨大的精神震撼——阿凯的心智已经陷入瘫痪,根本无法做出正常的判断,只能一点一点被这个温柔的女孩的声音引入深渊:阿凯认识到了自己的宿命。原来自己在哥哥的眼里,一直都是赚钱的工具——直到这最后一刻,这场在哥哥的计划里,自己的绝唱。

  是的,直到最后我都没法支配自己啊。阿凯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别把自己当成什么斗士了,步凯——」小瑶的话语仍然在侵占着阿凯的大脑,但是这句话使他似乎想起了什么。

  但我是斗士!

  阿凯的心里快要熄灭的意志之火似乎又被重新点燃了。所谓斗士,所谓格斗的精神,就是反抗吧!就是任何人都无法支配、不向任何人低头的精神,是永远追求更高的荣耀的精神!以往的我是软弱的,但此刻的我、未来的我再也不会被支配了,不会被哥哥,不会被眼前这个装作可爱天真的小女孩支配!

  阿凯的眼神充满了狂热。此刻的他,内心充满了自以为的正义和勇气。
  阿凯挣扎着,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虽然有一条手臂像不属于自己一样无力的悬着,但似乎之前的伤痛已经全部克服了,浑身的肌肉重新涌动着生命活力。
  看着眼前这个疯了一样的男人,小瑶开心地笑了起来。

  「果然是个白痴啊,和计划的一模一样呢。」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